《我真的是反派啊》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(徐子墨楚阳)

作者:

神兵阁一层的兵器看上去平平无奇,它们没有霞光万丈,也没有锋芒毕露,只是普普通通的摆放着。

徐子墨走进来,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铁锈味,真武圣宗的弟子平常很少来这里挑选兵器,因此一层打造的许多凡器都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,表面已经蒙尘。

一层的门口处,有名老人正睡在躺椅上,他看着徐子墨两人的到来,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,然后说道:“里面的兵器随便挑,一人只能挑一件,离开的时候给我说一声就行。”

老人说完之后翻了个身,又继续闭着眼睛睡了起来。

“你什么态度?”张重天不忿的说道。

“没事的,”徐子墨摇摇头,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,然后走了进去。

他也没有过多的挑选,直接走到墙角的地方,那里的一面墙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兵器。

刀枪棍棒,常人甚至很少听闻的,总之各种各样的兵器都有。

徐子墨的目光被众多兵器中,左下角位置一把不起眼的刀给吸引了。

刀有五尺长,刀刃的地方看上去十分锋利,刀身有些轻微的弧度。

拿在手里有十几斤重,刀柄处被一层层格子波纹区分开,握在手心十分的厚重。

“就这个吧,”徐子墨在护卫张重天诧异的目光下,直接拿起刀朝门口的老人走去。

老人被吵醒,似乎有些不情愿,淡淡的看了一眼徐子墨选择的弯刀,说道:“好了,它现在是你的了,赶紧滚蛋,别打扰我老人家睡觉。”

徐子墨点点头,也没多说什么,将刀鞘缠在背后,然后就离开了。

“对了,它的名字叫霸影,”身后老人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。

“霸影嘛,我当然知道了,”徐子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也没回头,身影就这样渐渐消失在微风中。

…………

徐子墨确信,自己终其一生都将铭记父亲曾经说过的话。

“一个真正的刀客,那是能够唤醒刀内的灵性,然后得到灵性认可的人。”

前世徐子墨最初并没有在意过这句话,在他看来,任何兵器都只是一把杀人的工具罢了,没必要去赋予它别的意义。

直到幽龙涧那一战,霸影被主角楚阳的兵器斩断的那一刻。

就在刀断裂的那一刻,徐子墨才真正感受到了兵器传来的悲鸣。

那时他才幡然醒悟,可惜为时已晚。

…………

随后徐子墨回到了居住的小院,他盘膝而坐,开始修炼起来。

前世的时候,他最开始修炼的就是三刀大帝的《寂灭决》。

一直修炼到帝脉境后,徐子墨才算踏上了自己的武道天途。

摒弃了寂灭决,开始自己研究、推理、创造全新的,属于他自己的功法。

徐子墨给自己的功法命名《唯我大自在决》。

这本功法主修的就是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

一旦大成,就可以追溯时间的本源,与过去的自己和未来纪元的自己产生关联,横跨好几个时空。

可惜,前世的时候,这本功法推演到神脉境后,徐子墨发现自己心有心结,无论如何都无法更上一层。

所以他才会去找楚阳了却心结,却没想到会败的那么惨。

但这次重生,却让徐子墨灵光一闪,对于未来、过去有了更多的灵感。

他相信自己绝对能完善功法,一脚踏入那神脉境之上的层次。

…………

推演自己的功法是每个脉者最终都要去走的路,因为不管别人留下的功法多强,那都只能借鉴,不可能百分百契合你。

…………

徐子墨就这样一直推演、修炼到天明,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。

尽管一夜未睡,但他依旧感觉精神饱满。

这就是修炼的好处,他现在是凡境九层,哪怕七天七夜不睡觉,最多也只是觉得累一些罢了。

…………

天色大亮,林如虎早早便来到了雁南峰,过来找徐子墨玩。

他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麻袋,表情看上去贼兮兮的,一步两回头,似乎偷偷摸摸的在提防什么。

…………

“如虎,你怎么了?”徐子墨洗漱完毕,好奇的问道。

“子墨哥,我给你看个好东西,”林如虎嘿嘿一笑,将背上的麻袋给打开。

只见两只昏迷的小鸡幼崽就安静的装在里面。

这两只鸡通体都是金黄色,鸡冠是深紫色,羽毛鳞次栉比的排列着整整齐齐,尾部带着一抹鲜红。

鸡的嘴巴仿佛玉石一般,透明且纯粹,这两只鸡第一眼给人的感觉,就非比寻常。

“药道圣鸡?”徐子墨惊讶的问道:“你这是哪来的?”

“啊,我早上去大长老的天峡峰找廖如烟玩,然后看这两只鸡被人丢弃在地上,觉得可怜,就顺手带了出来,”林如虎睁着纯真的大眼睛,一闪一闪的说道。

“你这是偷来的吧?”徐子墨怀疑的说道。

“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呢,”林如虎不服气的狡辩道:“我这是顺手捡来的。”

“我到无所谓,反正是大长老的爱宠,”徐子墨淡然一笑,对着林如虎说道:“听说药道圣鸡从小就是吃灵药长大的,它们的每一块肉都蕴含浓厚的灵气。

刚好这有两只,一只红烧,一直清蒸。”

“好啊,好啊,”林如虎舔了舔嘴唇,兴奋的说道。

“这药道圣鸡用一般的木柴去红烧它,纯属有些浪费,”徐子墨想了想,对护卫张重天说道:“你去古药峰那边砍上一些灵树的树枝来。”

“公子,那些灵树古药都是二长老的心头肉啊,”张重天为难的说道:“要是让二长老知道我砍他的树枝,肯定会扒了我的皮的。”

“不会的,”徐子墨解释道:“这个时间段,二长老应该在外门偷看那些女弟子洗澡,不会发现你的。”

张重天迟疑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公子,要是真出什么事,你可得给我做主啊,人家现在都是你的人了。”

“放心吧,有我在没问题的,”徐子墨保证道:“还有,你是我的护卫,不是我的人,搞清楚关系,这样说容易让别人误会。”

the end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但不代表富忆新闻网的观点和立场.

已有 5793 次赞